PRINT

Xiaohong ZHANG

Vice Art Production Director

sofished

悉尼华人舞蹈团张晓红

 

有一天,我们悉尼华人舞蹈团来了一位面若桃花,技惊四座的专业舞者,我被她的一颦一笑深深吸引着,眼光怎么都离不开她,因为她五官精致,气质出众。她,就是我们团的张晓红。

作为北京女孩的她,言谈间不但爽朗,更有着一种淡淡的温柔,笑容甜甜的,几乎让人忘了她的北方身份。她说话的时候笑笑的眼睛总眯成一条线,像只猫,既神秘又让人愿意靠近。除了她说话的温柔语调听着让人窝心,她的体态看着也让人欣赏。

舞蹈专业出身的她,姿态优美不在话下。难得的是她在训练的时候非常刻苦,专心,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专业背景而有所松懈,或者颐指气使对待其他团员。在训练指导示范古典舞身韵的时候,她不但把提沉、含腆仰、云肩和旁提等等动作做得尽善尽美,更是详细讲解每个动作的要领,并耐心纠正团员的动作。她的肢体动作清脆干净,就像珠落玉盘,所以我很喜欢跟在她后面排练。她的姿态和律动,总是让我不由得发出“太美了”的感叹。

去年我们团公演排练了一年多的舞剧《唐花仙子》,首映非常成功。二次公演时,身为绝对主力的她临危受命替任了女一号的角色。各种伤痛、疲劳都挡不住她在短时间内掌握好这个角色的决心。顶着腰伤,她排出了凌空直立的动作,尽管演出场地的条件不尽人意,但她仍然跳出了专业舞蹈演员的素质。我透过舞剧其他演员的缝隙,默默地观察她,向她学习,她跟男主角之间的内心戏更是在眉宇间被演绎得淋漓尽致:手接笛子时的不解,与心上人离别的不舍,看得我都快流泪了。

别人不一定知道,你带着肉眼能够看出来的异位背椎,坚持练习时的疼痛;别人不一定了解,在加入舞团之初,你在不知道每个节目需要哪些成员的时候,排我们表演节目单所花的脑筋。因为你对这一切困难都一笑而过,然后继续做自己该做的。让我不得不钦佩,眼睛更舍不得离开你。在一系列演出后的庆功宴上,你穿着一袭黄色的荷叶袖上衣,挽着低低的发髻,配上你精致的妆容和一贯的甜美笑容,在电梯口迎面向我走来的时候,步履轻盈而妖娆,像翩翩而过的仙子,留给旁人的只有回味。



说到这里,也许我们都疑惑这么出众的女性怎么可能会单身。为了加深我对自己心中女神的了解,我特意去了她在悉尼高档住宅区的家采访。那是一个微雨的冬日下午,和在舞室见到的她不同的是,她放下了及腰长发,带着一如平常的微笑把我领进了她的住宅。整洁,温馨,时尚是她家给我的第一印象,就如她本人一样。我们喝着大红袍,吃着水果点心畅谈过去和现在。席间恰逢她爱人来电,我才知道坚强的她是独自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,为丈夫和子女先闯出一片天地,安个温馨的小窝,打点好一切等待他们。对比起留学背景的异乡人有寄宿家庭的照看,以及老师的帮助,晓红姐经历了初来乍到的种种不适应:开车时左右方向盘的迥异,她练;澳洲特有的英语口音,她学。她就这样一个人到了悉尼,料理家居,经营生意,做着远方家人坚实的后盾,为他们的到来尽心做好准备。我忽然明白,一个人的身上有双份的力量,就能用双份的坚强去播种双份的希望。

别人都说男人像山,女人如水,晓红姐用她如水的温柔为我们展现出一个女人应有的风姿:身上的腰伤拦不住她跳得出彩的信念;独在异乡的寂寞碍不了她对一家人团聚的期盼。这么让人赏心悦目的女子,就在轻轻一个抬腿,一个起跳转身,再稳稳地落地之间,教会我们要顶着艰难,微笑着绽放出自己的美丽。

 

By Athena CHEN

31/Jul/2014